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79章 宫寒

第179章 宫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家合办家宴,为冷清的节庆增添了几分喜悦之色,行宴过半,众人都有了些微醺,大家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各自寻找合适的角落待着去。谈话的喧闹声,饭菜果酒的清香,还有五彩缤纷的锦绣华服。朱门酒肉未必臭,路边却是一定有冻死骨的。
  
  楚家人口不多,倒没怎么。以王家的人口,就分明可以看得出来各个房头都是谁和谁比较亲近。
  
  除了老国公王群之外,几个辈分和王善雅一样的,都待在一起。他们都是同一代的兄弟,关系自然亲近。
  
  但到他们各自的妻妾子女,却没有他们那样的情分。就是同一个父母生出来的,也亲疏有别,各有想法。
  
  最典型的莫过于王庭铃和王庭钰这对双胞胎姐妹了。
  
  王庭铃不喜欢林茜檀,王庭钰就偏偏和林茜檀亲近。林茜檀名下妆品店里的一些赚钱方子,还是她免费提供的。
  
  这样的日子,她也和林茜檀凑在一起。今日来,林茜檀送了分红过来给她。她坐轮椅,林茜檀就推着她,两人绕着平芳园走。
  
  王庭钰拜她的双胎姐妹所赐,从小腿脚不便,也因为这样,所以根本不怎么出门,对于这样因为时疫被困不能上街的情况,倒是不觉得难受。林茜檀喜欢她毒舌坦率,愿意和她待在一起。
  
  楚绛看林茜檀和王家四小姐一道,倒是放了心,王家公子邀请他暖亭中坐,他欣然接受,一群年轻公子仰慕楚绛年纪轻轻就已经官至参知典事,都有个跟他取经的意思。
  
  参知典事,位尊于六部之上,相当于是链接百官和丞相的一个重要职务。
  
  楚绛在意妻子,反过来也一样,林茜檀也重视楚绛态度,想努力收心,和他过日子,就会去尽量在意他的动静。
  
  看了一眼,回头过来,对上的却是王庭钰揶揄的眼神。
  
  “就这么一会儿,都要看来看去,就这么一刻也不舍分开?不怪别人说楚大人‘温柔乡,英雄冢’,看来还是我的不是了,居然这么不解风情,拉着你一起,真是该打。”
  
  王庭钰也有牙尖嘴利、十分可爱的时候,只不过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见识罢了。
  
  林茜檀脸上忽的一红,“说什么呢。”说着,又将王庭钰的轮椅推得更远了一点。
  
  “我家其实景致不错,”王庭钰这天心情还算不差,再加上相处着的又是自己喜欢的人,话也比平常多一点,“这里往北走大概半盏茶就是我的院子,可惜你一直没怎么去过。每次叫你来,你又不来。”
  
  林茜檀有些歉意,“不是我不去……”
  
  话说一半,就被王庭钰给截断了:“是因为我那个好三姐姐吧?”
  
  提到王庭铃,王庭钰不像以往那样不喜,幸灾乐祸之色不加掩饰。林茜檀听说王庭铃被人以“身有恶疾”退婚,最高兴的,莫过于王庭钰这个双胎妹妹。
  
  按理说,双胎应该最是相亲相爱,但王庭铃害人在先,又明里暗里打压在后,王庭钰早就不把她当姐姐:“她害我这一辈子都是个走三步就要歇一歇的瘸子,我也叫她尝尝身上带着不好名声的滋味。”
  
  这大庭广众之下,说不准哪里就有一个人听见她们说话,王庭钰却是半点也不在乎自己说这些被人听到。
  
  林茜檀却有所顾忌,她不能不顾名声。而且王庭钰做这事,她也出了力气。也正是因为这样,王庭钰对她比起之前更加亲近。
  
  王庭钰说这话说得巧,王庭铃就在旁边几步远,将她这话听了去。林茜檀扶着王庭钰走出一个十字岔道,刚好和她迎面碰上。
  
  王庭铃几乎用吃人的目光看着自己在娘胎的时候就在一起的妹妹,如何赌咒骂人,自然不用说,林茜檀也遭了池鱼之殃。
  
  王群本来安排王庭铃嫁去陆家,是王庭钰背后算计,现在谁不知道王家三小姐那方面可能有点问题,生不出孩子来。这件事情,本来知道的人不多,王庭铃还想不动声色将自己调养好。
  
  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王庭铃狠狠瞪着妹妹和林茜檀,王庭钰反而更高兴了。
  
  陆家,就是如今风头正的那个陆家。
  
  林茜檀不想叫她前任的婆婆过得太舒服,这门亲事,也是曾经的董阴氏、如今的陆阴氏从中牵线,让阴氏不痛快,她义不容辞。
  
  何况阴氏同样也惦记着她。
  
  她出嫁,身边的丫头或去或留,不免需要另外再买的。这事她交给沈宁代劳,结果沈宁请来的牙婆事后被查有些问题,她收受金钱,暗行不轨。
  
  陆家的公子陆靖远就是王庭铃的原婚约人
  
  两姐妹又有些争执,王庭铃顾忌着家里长辈对她的态度,并不敢在中秋家宴这天弄什么太大动静,王庭钰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大胜而归。
  
  一场热闹,当然并不只是这一对姐妹几句口角而已。王家的兄弟同样不落人后。
  
  林茜檀推着王庭钰走到平芳园的抄手游廊下面,王家的两兄弟在那里同样也有一番对话。
  
  张颖如和王善雅夫妻恩爱,所生育的子女不止王元暄和王庭铃姐妹。正和王元暄来到角落里说话的,是王家的嫡长子王元曜。
  
  “你说你,不是人家的对手,还上赶着找虐,图的是个什么?”这说话的人,林茜檀觉得陌生,应该是王元曜。
  
  剩下一个,自然是王元暄了。
  
  “我不过是看不得他嚣张,一个私生子也敢在这家里横行,如今就连母亲也对他改了态度。”
  
  像是听见轮椅滚动在草地上的声响似的,那边的对话戛然而止,但无论是林茜檀还是王庭钰,都猜到兄弟俩话中所说的那个“横行的私生子”是谁了。
  
  也不怪王家人里大多并不喜欢王元昭,王善雅的确是偏心得很。据林茜檀知道的事情,就有好几个。她开地道,也是王善雅私下安排的。
  
  就是不知道这二狗子又做了什么事情,惹得王元暄按捺不住出手了。
  
  王元暄看是自己的四妹妹和楚家的少夫人,眸光闪烁,他本来想说,王元昭拿了王善雅的兵符,私自调人帮他“打群架”,这样的事情,王善雅也纵容他。
  
  “想知道?那你自己去问如何!”王庭钰好笑,她也想知道她那个二哥是做了什么了。她好说歹说把林茜檀骗去了她的院子,周围没人,她更是放开了说。
  
  林茜檀的思绪还沉浸在刚刚和王氏兄弟碰面的场景里,她只知道前两天王元昭手上有规模不小的兵马调动,不知动用晏国公府自身兵力,是不是和这有关。
  
  她们和王家两位狭路相逢,虽然没说什么,不过她却忍不住去想这些。王庭钰的打断,来得及时。
  
  作为王家唯一知情的人,王庭钰也许比起其他人都更加清楚和自己颇有交情的一对男女彼此之间那点心思。
  
  不过这世上的姻缘难说得很,她其实老早就觉得林家姐姐喜欢她那个半路杀出来的哥哥,所以才会惊讶于对方到最后还是选择一路推进自己和舅家的婚事。
  
  而她那个二哥,自然也就在那之后无所谓一样地答应了和魏家结亲了。
  
  林茜檀却没在家宴上看见王元昭和魏嘉音。
  
  按照王庭钰的说法,这对新结成的夫妻回了魏家,稍微晚一点才有可能会回来,应该还可以赶一个家宴的尾巴。
  
  *
  
  到了月亮升得老高的时候,王元昭和魏嘉音果然姗姗来迟地从王家赶了回来。
  
  隔着人群,林茜檀看到魏嘉音面色红润地站在王元昭的身边,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样,就知道他们去魏家过节,大概是不虚此行了。
  
  林茜檀再去看王元昭,而王元昭有意无意地也扫视过来一眼,像是也在看她。因为是在魏家的地盘上,他不能不配合着魏嘉音,魏嘉音高兴之下,回来的路上突然往他脸颊上吧唧了一口,他到现在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不过到底人多,那一眼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只除了个别有心之人。
  
  楚绛便是这有心之人之一,然而他掩饰情绪的功夫很好,甚至于还在中途入座的一对夫妻坐下之后带着酒杯过去敬酒。
  
  魏嘉音尤其高兴,楚绛敬酒,她也不用王元昭再替她挡酒,自己咕噜咕噜地就喝了三杯烈酒下去。
  
  中秋宴举办得十分成功,中间虽然有少许瑕疵,但宾至如归。大家都喝得有些上头。
  
  到入夜,林茜檀便觉得,楚绛……似乎比起平时要疯狂一些。
  
  楚绛在那种事情上十分勤奋,除了因为出京而不在京城的几天里,只要他有在家的时候,可谓都是加班加点的。林茜檀开始时不时抚摸自己肚皮,猜测里面会不会已经有了一个真正传承楚氏血脉的孩子。
  
  过了中秋,天气便急转直下一样,迅速变冷,家家户户都烧起了火炉,本来已经开始落下的叶子就落得更多。院子里的小丫头们,每天都在忙着热火朝天地清理飘了一地的枯枝败叶,忙碌得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